相關行業: 獸藥

關鍵詞:

    我要投稿

    20世紀80年代,有學者在一項研究過程中給豬口服了弱β-溶血性的小腸螺旋體菌株P43/6/78T。這項人工感染試驗的結果是豬出現了含有血斑的黏液性腹瀉,同時還出現了結腸炎的病變。這一分離菌株目前被認為是毛腸短狀螺旋體(Brachyspira pilosicoli)的典型菌株。毛腸短狀螺旋體被認為是豬腸道(或結腸)螺旋體病[Porcine In-testinal(orColonic)SpirochetosisPIS/PCS]的病因。


    1、病原學


      使用多電位酶切電泳(MLEE)研究表明,毛腸短狀螺旋體是一個獨特的菌種,菌株表現出廣泛的多樣性,菌群是重組的。重組和基因重排可能一部分由 GTA活性引起。


      毛腸短狀螺旋體6μm10μm長,0.25μm0.30μm寬,特征是每個細胞兩端和尖端附著4根~7根周質鞭毛。毛腸短狀螺旋體菌株95/100012.59Mbp大小的環狀染色體、GTA的基因、1個完整的噬菌體,但沒有質粒。毛腸短狀螺旋體的外膜含有脂寡糖(LOS),不同菌株具有血清異質性。


      毛腸短狀螺旋體能在厭氧條件下培養。在胰酶大豆血瓊脂培養3d5d后,毛腸短狀螺旋體能形成薄薄的霧狀擴散表面,圍繞著弱β-溶血區。接種前切割瓊脂能提高毛腸短狀螺旋體的回收率,但通常看不到增強的溶血區。一旦分離,螺旋體在各種厭氧液體培養基中很快生長。


      豬腸道螺旋體病


    2、流行病學


      大多數養豬國家都有PIS/PCS報道。這一情況的增加源于診斷方法的改進,常用的抗生素類生長促進劑的禁用以及其它主要的腸道疾病在許多國家目前已得到較好的控制。經常出現腹瀉的豬場感染毛腸短狀螺旋體的概率較高,而沒有腹瀉的豬場很少或者沒有感染的發生。


      多種動物可能會自然感染毛腸短狀螺旋體。典型病變和癥狀在各種宿主動物中都有記載。源自豬、狗和人的分離菌株遺傳學上較近。


      毛腸短狀螺旋體通過糞便-口腔途徑進行傳播,感染可能由帶菌豬傳入未感染豬群。如果豬場做不到充分的清潔和消毒,疾病能在不同批次間再發生。野生動物和鳥類可能是傳染源。在一個豬場,毛腸短狀螺旋體曾從雞和污水池中的水檢測到,而污水池中有野鴨。從污水池中獲得的分離株與從豬體內獲得的分


      離株屬于同一個基因型,這一結果與以往的研究觀察一致,表明野生水禽可能污染供水,因此,這表明了豬感染毛腸短狀螺旋體的一個潛在渠道。嚙齒動物不能


      一項芬蘭的研究稱,大部分豬場有獨特的毛腸短狀螺旋體基因型,不同的豬場很難找到相同的基因型。豬場內的基因型似乎相當穩定,因為在3年后重新進行檢測的3個豬場仍找到了相同的基因型。毛腸短狀螺旋體通過糞便排出,排毒可以是間歇性的,某些豬可能持續很多星期。它對環境有相對的抵抗力,在4℃的湖水中能存活66d,在10℃土壤中存活119d,在含10%豬糞的土壤以及糞便中可存活210 d。毛腸短狀螺旋體對許多常用的消毒劑敏感,盡管某些消毒劑的效力因糞便這樣的有機物而降低。


    3、發病機制


      毛腸短狀螺旋體的細胞是活動的,不同菌株吸引黏蛋白的能力不同。一旦進入大腸,螺旋體能穿透覆蓋在結腸黏膜上的黏液。在感染的初級階段,毛腸短狀螺旋體細胞能大量附著在盲腸和結腸上皮細胞的腸腔表面。附著發生在隱窩單位之間的成熟的頂端腸上皮細胞,但不會發生在隱窩較深處的未成熟細胞。


      毛腸短狀螺旋體的定植和/或疾病表達會受到飼糧影響。對豬場風險因素的分析顯示,使用自家混合的和/或非顆粒飼糧能降低患病率。豬的試驗性飼糧中


      添加羧甲基纖維素能增加腸道內容物的黏度,加強毛腸短狀螺旋體的定植。含高水平可溶性非淀粉多糖(可溶性纖維)的谷物,如大麥和黑麥,也可以增加黏


      度,因此能增強毛腸短狀螺旋體的定植。與此相一致的是,飼喂豬的飼糧以煮熟的米飯為主,與飼喂常規飼糧相比,能減少毛腸短狀螺旋體的定植。飼喂顆粒飼料而非玉米粉會增加定植的風險,但發酵的液體飼料或乳酸對定植沒有影響。


    (審核編輯: 豬豬俠)

    我來說兩句(0人參與評論)
      加載更多